【摔跤数据资料】海伦娜-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和他的“迪Vadodara”的摔跤艺术风格

 行业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4-30 10:25:19

KGB摔跤秘笈

WBA主战泰森(175磅)拳手亚历山大-比莫斯(Dmitry Bivol)姿势特征极为独特:加码充份,达维季夫卡,另一面又蕴含明晰简洁的阵型路子。

译者在追踪比莫斯控制技术重要信息时碰触到有关专业人士,经如是说得知并重新整理了有关重要信息,编纂Seiches,供诸位同好参照。

乌克兰语历史文献倚赖机翻,恐有缺漏,并请嘿嘿。

比莫斯的摔跤控制技术,是一类在那时的白俄罗斯也不为人知的迪Vadodara摔跤艺术风格,源于苏俄黄金时代,主要就特别针对部队(狭义)内部消息结构设计。

为何说狭义,即使在苏俄黄金时代,除或者说的部队控制系统以外,巨大的北欧国家安全可靠北欧国家机关(NKVD,KGB,MVD)也保有为数不少的部队和准部队组织机构,她们的体育运动组织机构中文名称就叫Dynamo,本意是涡轮机,在苏俄崩解后被各转投国承继留下来。

也正即使迪Vadodara本身至今仍是一个巨大的体育运动组织机构,迄今为止还有控制系统内比赛,所以不能简单地说所有叫迪Vadodara的摔跤组织机构都是这一控制技术艺术风格。(2008年奥运会铜牌,前中国选手哈那提在wsb上输给过亚历山大-伊万诺夫,就是莫斯科迪Vadodara俱乐部的,个人感觉他姿势艺术风格有点像皮罗格)

同时也请注意,这不是当今市场上常见的KGB摔跤秘术之类的东西(标题是开玩笑)。

迪Vadodara摔跤艺术风格的代表人物,是苏俄著名的摔跤运动员海伦娜-波彭米哈伊洛维奇(Valery Popenchenko),1960-1965年6届全苏冠军,1963和1965年2届欧锦赛冠军,1964年东京奥运会75公斤冠军,也是当年的瓦尔巴克奖杯获得者。

题外话聊两句,瓦尔巴克杯(ValBarker Trophy)是国际拳联在每界奥运会上发给最杰出最控制技术性的摔跤手奖杯,不论级别每届就一人,或者说的P4P,历史上也曾经发给过非金牌获得者,比如88年在韩国被黑的罗伊琼斯……而苏俄作为奥运摔跤金牌大国,只得过一次瓦尔巴克杯,就是波彭米哈伊洛维奇。

苏俄只得到一次瓦尔巴克杯,应该受到冷战的影响,比如64年给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发奖的AIBA主席就是英国人,再比如1972年苏俄另一位传奇摔跤手雷米谢夫(Vyacheslav Lemeshev)同样是传奇般地多场KO夺冠(亚军被他打残疾伤退役),但依然没有得到瓦尔巴克杯,那一年的瓦尔巴克杯发给了古巴拳手史蒂文森。

苏俄崩解后,普京喜欢的拳手奥列格-塞托夫(Oleg Saitov)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获得瓦尔巴克杯,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瓦尔巴克杯得主,是那时大家喜闻乐见的洛马米哈伊洛维奇。

说回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的表现,一共打了四场比赛,除一个加纳人被五比零打满淘汰,剩下的人都是被KO出局或者裁判提前终止比赛——这也为波彭米哈伊洛维奇赢得了KO先生的外号。

那么波彭米哈伊洛维奇炸药般的迪Vadodara艺术风格是如何炼成的呢?我们梳理一下他的成长脉络:

波彭米哈伊洛维奇1937年8月27日出生在莫斯科,父亲是一位飞行员,在二战中牺牲。母亲希望他成长得坚强勇敢,所以在1949年把12岁的波彭米哈伊洛维奇送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的苏沃洛夫军校。在那里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遇到了他的第一位教练:尤里-伊里切夫(Yuri-Ilyichev)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苏沃洛夫军校是属于内务人民委员会的,而尤里-伊里切夫教练本身也是Dynamo摔跤控制系统中人。

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在军校训练成绩很好,1955年毕业,入选乌兹别克斯坦国青队,同年参加了在格罗兹尼举办的全苏青年锦标赛,在决赛中遇到上一年的冠军,第一回合相互试探,第二回合波彭米哈伊洛维奇被击倒两次但爬了起来,第三回合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KO对手夺冠。

1955年秋天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进入了列宁格勒高等海军边防学院(这依旧是个内务控制系统的军校)继续学习,一开始他的艺术风格不受到认可,人们认为他低垂的双手,后仰的身体姿态是难看的,错误的(而这一切都是尤里-伊里切夫教练精心为他打造的),在这种情况下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在Dynamo控制系统的比赛中准备不充份,遭遇失败挫折,进而认为自己不再适合摔跤,他考虑放弃摔跤,开始转向跨栏跑。

在面临放弃的最后关头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在一次慢跑中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二位教练,也是狭义的Dynamo摔跤艺术风格的创始人——格里高利-库西杨茨(Grigory Kusikyants)。库西杨茨教练在当时的列宁格勒摔跤圈内享有盛名却并不是主流,但他肯定了波彭米哈伊洛维奇的已有艺术风格:都挺好的,一点也不用改,只要打磨和完善。

两个不寻常的人相遇了,并擦出了耀眼的火花,互相成就了对方——波彭米哈伊洛维奇首先夺得1960年全苏75公斤冠军,但他没有获准参加1960年罗马奥运会,即使他在赛前测试赛中输给了上届奥运冠军沙特科夫(Gennady Shatkov),这点作为痛脚被苏俄摔跤组织机构的头儿们抓住,她们一直觉得波彭米哈伊洛维奇60年的全国冠军是碰巧得来的,而且他的姿势难看控制技术笨拙,和经典摔跤艺术风格相距甚远,派出去比赛恐怕会被西方摔跤专家笑话。

此后的几年里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师徒都在和这种观念战斗,她们好不容易获准参加1963年欧锦赛,即使这届比赛在莫斯科举行,不用办签证出国。

在63年的欧锦赛上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回敬了所有质疑者,第一轮遇到他的意大利人只打了一回合就被结束比赛了;第二轮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对南斯拉夫明显优势获胜,决胜局打罗马尼亚人,两回合结束。

波彭米哈伊洛维奇的比赛艺术风格是很独特的,身体后仰着好像邀请对手来进攻,对手进攻时用前手化解,然后后手猛烈反击。他最喜欢的一个组合就是:前手假姿势欺骗,然后后直,然后左手勾摆,多次重击,一连串炸药般的命中。

在这一阶段需要注意两件事:

一个是位于列宁格勒的这所高等海军边防学院,这是个内务部控制系统的院校,所以波彭米哈伊洛维奇遭遇失败的也是Dynamo控制系统比赛,这个学校的毕业生常年在KGB的格斗比赛中拿好成绩。

和这个情况有关的一点是,当年的列宁格勒就是那时的圣彼得堡,也就是库西杨茨教练常年工作的地方,狭义Dynamo艺术风格摔跤的大本营,时至今日,比莫斯在白俄罗斯训练的基地也是这里。大家在网上看视频,比莫斯常常出现在一个红砖墙的场地里训练,就是圣彼得堡一个叫FIGHT FIBRIKA的拳馆。

另一个情况,64年奥运会决赛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的对手德国人舒尔茨第一次被击倒后,第二次被击倒是趴在地上等倒计时结束的,人们事后翻看了录像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最后一拳并没有打中他,是德国人主动放弃了抵抗。

这并不是偶然现象,只有在现场的人才知道面对波彭米哈伊洛维奇的压迫感有多么可怕——1964年奥运会的参赛选手,英国人威廉罗宾逊(William Robinson)在1965年欧锦赛决赛遇到了波彭米哈伊洛维奇,他直接弃权不打,以免受到严重伤害。

1965年欧锦赛之后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宣布退役,这点出乎很多人的意料,包括他的教练库西杨茨。但是他心意已决,何况他又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。

根据后来人们的回忆,波彭米哈伊洛维奇擅长国际象棋,据说赢过卡尔波夫;文学上熟悉莱蒙托夫、普希金、马雅可夫斯基;此外英文还非常好——1964年他发表瓦尔巴克奖杯颁奖感言的时候,国际拳联主席英国人罗素勋爵问他,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住在伦敦?

波彭米哈伊洛维奇退役以后陆续在共青团控制系统、体育运动部门和大学里担任了一些职务,搬去了莫斯科,并准备在学术上有所发展。1975年初,当他准备博士论文的时候,意外从楼梯上摔下去世。

关于他的死亡有诸多猜测,但不在本文关注范围内。

最后聊一点关于Dynamo艺术风格摔跤,如果仅仅通过比赛和少量训练视频来看,很容易造成一个误解,即所谓Dynamo艺术风格只是一类独特的身体姿态和加码方式——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在基本控制技术和加码技巧上,Dynamo艺术风格与很多经典的苏俄摔跤控制技术有共通之处,甚至它的一些训练方式被史泰龙在《洛奇》里借走了,就是去苏俄备赛扛犁左右转体,拽重物左右转体,拉重物跑步等等,仔细看的话有一个史泰龙打手靶的镜头也挺像的…这里有一点值得展开讲讲,美国人在电影里黑苏俄摔跤,靠注射药物电击刺激肌肉,然后被美国洛奇用原始自然的训练方式击败。但多数苏俄摔跤流派是强调专项能力专项训练的,甚至连杠铃等器械都较少使用,而迪Vadodara摔跤艺术风格则更强调自然训练,就像电影里史泰龙那种。

根据已知数据资料强调,由库西茨杨教练奠定的狭义的Dynamo艺术风格除腿部、身体和肩膀的一些细微姿势有别于传统摔跤控制技术以外,更多则是一类基于控制技术的阵型思想——就像国际象棋,库西杨茨教练强迫拳手下棋发展空间思维能力,让大脑在压力和身体疲劳的情况下依然快速工作,看见自己的姿势,捕捉对手的姿势,再往前想3-5步(记得洛马米哈伊洛维奇玩积木吗)。

库西杨茨教练说,有那么多强壮硬朗的摔跤手,你怎么才能把她们都赢了呢?你硬总有人比你还硬,唯一的办法就是狡猾地欺骗对手的意识。迪Vadodara摔跤有很多秘密,你看上去都是能够理解的,但当你或者说面对这样的对手,你就掉入了陷阱,你无法知道对手是怎么在拳头的间隙捕捉到你的,这才是精髓所在。

最后再说两点有关的情况。

一个是茨尤,茨尤业余时期的打法是接近迪Vadodara摔跤艺术风格的,很多人知道茨尤曾经是军人,那么你猜猜他是哪个控制系统的?

业余摔跤时期,茨尤先敲打对手,找到机会然后打重拳;但在职业摔跤比赛中,他为了比赛好看立刻就打重拳——他离开了他在苏俄的教练,和不熟悉这种艺术风格的外国教练一起工作,在苏俄时期,教练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,制定了各种训练计划,战斗策略,这些都要在苏俄内部频繁的锦标赛和杯赛上测试,然后再去打欧洲杯和奥运会刷成绩。白俄罗斯一直有人认为,如果茨尤在职业摔跤比赛中接受苏俄教练的控制系统指导,他就不会在职业摔跤比赛中失利,而会在职业生涯中表现得更好。

茨尤近年录制的一些视频里(茨尤2013年离婚了,从澳大利亚净身出户又回莫斯科了),有一些的背景是一间比较旧的拳馆,柱子上挂着的照片就是波彭米哈伊洛维奇,他是苏俄摔跤的传奇,也是迪Vadodara流派的高光。

另一个关于比莫斯,比莫斯从2010年开始练习迪Vadodara艺术风格摔跤,2012年和2014年两次获得全国业余锦标赛冠军,本来应该打欧锦赛和奥运会的,但是即使摔跤协会方面的原因,在全国锦标赛中输给他的人去打了欧锦赛和奥运会。

至于业余摔跤和职业摔跤的转换问题,比莫斯团队的人认为,控制技术方面都是一样的,发生变化的只是训练过程和一些阵型问题——无独有偶,茨尤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
补充一点情况,自《绝杀慕尼黑》在白俄罗斯大获成功之后,关于波彭米哈伊洛维奇的电影也在拍摄中了,大概2020年上映。下面这张图里,是演员扮演的1964年在东京的库西茨杨教练。

在搜集数据资料的时候,我找到一张库西茨杨教练合影,左二即是他,而他身边的人,就是比莫斯从2010年至今的教练根季纳-马斯亚诺夫,那时大家在比莫斯的比赛现场视频里还能看见他,他本人非常看重这张照片,长期在个人页面置顶。这照片记录了圣彼得堡几代摔跤教练的传承,也记载着迪Vadodara摔跤艺术风格的传承。

译者:男装巨咖 alt

PS:这是我好朋友 摔跤爱好者、男装巨咖alt自己写的一篇文章,所有图片和文字均为他著 由本人代发。